<form id="z5lx5"></form>
<sub id="z5lx5"></sub>

<address id="z5lx5"><nobr id="z5lx5"><meter id="z5lx5"></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z5lx5"></address>
    <em id="z5lx5"><nobr id="z5lx5"></nobr></em>
            <form id="z5lx5"><nobr id="z5lx5"><meter id="z5lx5"></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5lx5"></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社會新聞 > 正文

                      求助:棗莊薛城教育系統包庇在職教師“吃空餉”誰來擔責?

                      貴州資訊網  2015-06-25 17:21:33

                        “吃空餉”已然成為當下反腐風暴中最為扎眼群眾最為痛恨的官場亂象,近段時間以來,全國各地紛紛“曬”出整改清理“吃空餉”人員的報道接連不斷,特別是黨的群眾路線開展以來來,各地各單位在中央巡視后的整改中清理出的“吃空餉”人員數字可謂“驚天地、泣鬼神”,在全社會引發強烈關注和熱議。種種令人發指的“吃空餉”亂象在更為缺乏監督、管理混亂的基層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更為普通,已成為腐敗者“發財”的另一條“捷徑”。另一方面,“吃空餉”長期存在卻得不到主管單位和社會監督力量的注意和重視,特別是財政拔款單位的人事、財務管理的上級主管單位、紀檢機關沒有一個科學有效的長期審核、監督機制,甚至是與“吃空餉”單位相互進行利益勾結、各取所需。

                        根據《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部門關于開展機關事業單位“吃空餉”問題集中治理工作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14]65號),“在機關事業單位掛名并未實際到崗上班,領取工資、津貼補貼的”,屬于個人“吃空餉”的情形。

                        我是重慶市忠縣新生鎮鐘壩八組村民,我叫劉四海。我向全國各級媒體反映山東省棗莊市薛城區在編老師李龍生長期不上班吃空餉現象,而當地教育主管部門不僅不聞不問不處理,存在嚴重瀆職和失職行為。

                        劉淑瓊是我親妹妹,她在山東棗莊工作后嫁給了棗莊薛城的李龍生。他們現在住在棗莊市薛城區長江西路林業局宿舍里。劉淑瓊是薛城農業機械安全監理站的工作人員,李龍生是薛城的一個正式教師,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領著工資不上班的教師,卻處處處心積慮對我坑蒙拐騙。

                        李龍生領著工資不當老師,辦了個個體營業執照,最初在薛城長江西路與永福南路交叉口向南100米的地方銷售消防器材。2012年11月,李龍生打電話讓我來棗莊做消防工程,說消防工程利潤很高。投資50萬,半年就能掙到100萬元。經過李龍生、劉淑瓊夫婦一次再次的勸說,再加上親情的信任,我來到了棗莊。李龍生帶我去看工地,說他做了兩個小工地,善利元的工地還沒做完,現在正在做善利元購物中心的消防,并說已經簽下來中心世紀城西區1#、4#、8#樓的消防工程。李龍生還拿所有的合同我看,合作單位都是南京消防有限公司。

                        李龍生給我講,讓我拿錢出來買設備、材料,請工人進場開工。幾天后,我對李龍生使用的一些印章好奇,問起此事,你的這些印章與我公司的怎么不一樣?他說印章都是自己刻的,地區管理不一樣,當時也沒往心上放。過不久,李龍生告訴我把已經簽訂的中心世紀城西區1#、4#、8#樓消防合同中的南京消防有限公司換成了淄博消防安全工程公司。

                        我在棗莊李龍生劉淑瓊對我很好,一直安排我住他們家里,我要去外面租房子住,他們不同意。劉淑瓊經常對我說李龍生關系好能力好,做生意一定會發財,親姊妹這種關系讓我沒法懷疑他們,我相信他們,就借了35萬塊錢匯入了李龍生的賬戶里。

                        李龍生帶我去淄博簽合同。他說他是正式老師,不方便出面,就讓我出面簽了合同成立了淄博消防安全工程棗莊分公司,我是公司負責人。然后我又分幾次一共給了他們60多萬元錢。經營了半年多,等我投資60多萬之后我才知道,他們只是利用了親情欺騙我的錢財。我投資了經營的全部費用,但是工程合同、證件、印章只給我看看,從不放入我手里讓我保管。工地不讓我管、采購不讓我管,送禮的事從不給我講,財務也不讓我介入,總之所有一切都不讓我插手,只是對我說,哥,你只管分錢就是了。

                        所有的一切不讓我插手,我就成了只負責出錢投資的機器了?;叵氲揭郧暗姆N種事情,我開始意識到李龍生劉淑瓊預謀騙取的我的錢財。我開始和他們談判,工程我不打算做了,我要求退還我的本錢,利潤給不給都可以,誰知道他們當時就與我翻臉,在他家里還要打我。沒辦法,我從老家把老婆和爸爸叫來評理想解決此事。李龍生劉淑瓊一致決定不讓我在棗莊,我說我不在棗莊可以,但是得讓我們老爸在棗莊管理公司財務,他們說過了年讓老爸再來管理財務。我、老爸、我老婆無論說什么李龍生劉淑瓊都不采納,堅決讓我們回去。

                        無奈之下依了他們,我們都有顧慮,怕李龍生劉淑瓊拿公司手續、公章、私章做其他違法的事情,我們就簽訂了授權委托書,李龍生給我簽了保證書,雙方簽字摁手印。協議書中說受托人劉四海系淄博消防安全工程棗莊分公司負責人,因委托人回重慶處理緊急事務,特委托受托人李龍生持有淄博消防安全工程棗莊分公司證書及印章,在公司承接的工程中使用有關證書和印章。超出以上范圍的所有活動,均屬于無權代理,系無效行為。簽訂日期是2013年11月24日,截止日到2014年2月28日。

                        因為臨近春節,我們就回去過春節了,因為我一直在棗莊這邊做工地,錢都投資棗莊了,家里生活開支沒有著落,孩子的學費也得借錢,我到處欠債,沒辦法因為這事我鬧了離婚。

                        想不到,簽訂協議又成了他們一個更大的陰謀。過了2014年春節,我們帶上生活的所有用品,接上爸爸弟弟又來到了棗莊,打算送爸爸到棗莊負責財務。到棗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李龍生劉淑瓊把我們帶到一個小飯店,對我講工地負責人已經不是我劉四海,是李洪山了。李龍生說公司不是我的,錢不是我的,工程、工人和設備什么都不是我的,我最多只是一個投資人,這個帳也不能讓爸爸管了。

                        爭吵之下,李龍生不顧親情,仗著他是本地人把我給打了,劉淑瓊當時把我父親也是她自己的親生父親從家里趕到富海賓館,不讓爸爸在她家里,薛城區人民醫院病歷顯示,我2014年2月28日就診,左鬟部明顯腫脹,耳前進行了3.5厘米的縫合。給當地派出所報警后,進行了法醫鑒定,鑒定結果為輕微傷。我報警后,李龍生一家開始躲藏,連孩子也不讓上學校了。我多次去找派出所,也沒給處理。我們一家住在薛城富海賓館一邊繼續找李龍生,一邊等待派出所處理結果。我們身上的錢連住宿帶治病花光了,給劉淑瓊打電話要錢一直不給,無奈之下爸爸讓從老家匯來了一千元錢臨時吃飯。多次催促,劉淑瓊找人送來了300元錢,把自己的親爹撂在棗莊從此不管不問了。等我傷勢好點,我開車去總公司,去工商局查詢真改為李洪山了,后來打聽我才知道李洪山就是李龍生的父親。李龍生在我不知情沒授權的情況下找關系把我的公司手續全部違法改成他父親的了。

                        李龍生每天派幾個弟兄到賓館找我為他說情,但他自己不露面,實在耗不過了,我就去薛城公安分局報警,我到分局打電話給劉淑瓊,他不相信我在局里,我讓警察接了電話他才相信,我說給他們10分鐘給我個說法,幾分鐘后李龍生劉淑瓊答應給我70幾萬,但是沒錢,讓我給他時間準備。我當時說他沒錢可以,我給他80萬或100萬,讓李龍生把我的所有手續給我,李龍生還是不答應。

                        我找律師寫的協議他們不簽,非要簽訂他們寫的協議,兩份協議劉淑瓊都發給二叔看了,叔叔都說簽他們協議對我不公平,把我們耗在棗莊,始終不見人,我打110幾次找他們,沒用。沒辦法的情況下被迫按照李龍生劉淑瓊的意思辦,只好在李龍生寫的協議上簽了字,返回重慶。

                        協議簽了,他們還是不按協議做,我帶著親人和欠債人過來討個說法,他們在家不給開門,我又報了幾次警,我拿著李龍生劉淑瓊給我寫的協議,去了當地幾個派出所都不管此事,后來當著我三姑的面又給我寫了一份終止合伙協議,協議規定,簽訂協議后李龍生一次性給我本金338800元,還需支付我的投資和利潤850000元。并約定2014年6月26日之前,2014年12月31日之前,2015年12月30日之前分三次給清。

                        他們當時信誓旦旦說剩下的錢一定給我,沒錢也會借錢給我,我又相信了他們。后來再打電話又欺騙我說只要甲方公司撥款就給我,但是又沒想到的是直到現在他們連一分錢都沒給我。欠錢不還,他們連一個電話、信息也不給我。過了2014年底,我打電話讓他們去重慶改下協議,來回費用我負責他們也不肯。然而,人的忍耐總歸有限,我已被他們騙的是傾家蕩產,孩子上學,家庭生活開支都得向親朋好友借錢來度日。

                        我在棗莊當地的魯南論壇發帖傾述我的遭遇,我也向像全國各大網站投稿去信來述說我的遭遇。媒體記者在網上知道我的遭遇后,紛紛打電話對我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憤慨。

                        4月15日北京的兩名記者專程趕到棗莊薛城教育局采訪這樣事情。然而,薛城區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對此不僅不積極處理解決,反而用各種方式包庇李龍生。教育局領導授意安排李龍生給記者塞紅包被記者拒絕。李龍生反而厚顏無恥的告訴我,記者是我引來的,到北京找領導協調這件事情得需要送紅包到時都得從我的錢里面,以后媒體到棗莊來的費用及紅包也得算在我的頭上。李龍生沒有受到任何處分,更加張狂至極。

                        在職在編的老師拿著國家俸祿不去上班。學校校長,教委主任,教育局局長都干嘛去了?你們這樣包庇得到了什么好處呢 ?薛城教育系統的這種違規違法行為又有誰來管呢??

                        ?嚴懲“吃空餉”,對于端正黨風、樹立政府權威、贏取民心意義非凡。“吃空餉”之所以不斷敗露出來挑戰社會公平正義底線,是因為相關組織機構在查處時存在“善意”、軟弱和惻隱之心。有專家建議,要對“吃空餉”受益者及“操盤手”的追究和處罰必須從嚴,并連帶追責,一個單位一個人“吃空餉”,上下左右相關人員負關聯責任;對包庇、縱容和同流合污者,或摘去“烏紗帽”免其職級,或記載誠信誤點;“娃娃官”,打回原形,終身不得為官,始作俑者按“霍亂朝綱”論處;從中收受好處者,處以數十倍罰金,降職調離使用,使之負有身心懼焚,“早知今日,不該當初”的悔恨感,使之不敢任意妄為。

                        當地教育系統對李龍生的違紀行為如何處理?當地政府對教育局的瀆職行為又該如何處理呢?誰來擔責??

                        來源:http://www.qiansen.org/shrd/2015-06-25/695.html

                      相關閱讀: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Copyright@1999-2017 中國教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54251116號-1

                      聯系網站:zgjyw@foxmall.net.cn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jubao@123777.net.cn

                      被继夫强开花苞
                      <form id="z5lx5"></form>
                      <sub id="z5lx5"></sub>

                      <address id="z5lx5"><nobr id="z5lx5"><meter id="z5lx5"></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z5lx5"></address>
                        <em id="z5lx5"><nobr id="z5lx5"></nobr></em>
                                <form id="z5lx5"><nobr id="z5lx5"><meter id="z5lx5"></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5lx5"></address>